[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News & Information
海內外最新的 CHAGE and ASKA 新聞情報。
回覆文章
Kaoru
CA共和國元老
CA共和國元老
文章: 1058
註冊時間: 2002-12-02 12:13 am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1

文章 Kaoru » 2013-10-10 11:43 pm

知道很多朋友都在關心事情發展,卻受限日文無法了解
我大致整理一下事情始末,

一開始,我要先說「ASKA,你這個笨蛋」
信任,也不能永無止盡,被利用啊!!!!!
事實就是ASKA被設圈套,他認為沒犯罪不以為意,對方卻以影片四處兜售
想魚死網破?

ASKA主動找記者,我想是真的很嘔,希望週刊不要再一直報導不實下去
但他沒想到,他遵守約定,狗仔可不。

ASKA曾在PIA雜誌中說到「相信人比較有趣吧,如果開始認為人類存有惡意的話,會沒有止盡,對人抱持懷疑,憎恨也是十分耗體力的事情吧」

天真! 單純,的笨蛋!!!

我還是會持續支持ASKA這個正直到蠢的人
你呢?

-------------------------------------------------------------------------------------------
首先從今天(10/10)官網發表的聲明「關於ASKA的活動報告」說起:
「ASKA是在一時衝動的情緒下,想與這次一連串報導的起端週刊文春的記者來一次男人與男人間的對話,
並約定好不是接受採訪,在獲得記者的同意下,招待記前來。
結果,記者將這次的會談撰文,成了一篇報導刊登上去,
這跟與ASKA的約束有所不同,如同昨天(10/9)官網所言,對此事不知情」

--------------------------------------------------------------------------------------
整個週刊文春的報導我也看了,發現ASKA全力在說明他的清白
但記者仍然無恥的想將ASKA的一舉一動寫成詭異或心虛的。
ASKA在9/30打電話給週刊記者「我是ASKA,要不要來場男人間的對話,什麼時候都可以」
當晚七點,記者就到ASKA家去,連同10/3,二次共計三小時的對談
ASKA一開始「先從握手開始吧,唉,被打敗了,週刊文春完全被騙了,想問什麼都可以,我會如實回答」

下文我只整理ASKA的說法,週刊那些啥ASKA的眼神游移,心虛神情的見鬼備註我就不寫了…

「暴力團員山本是去年一月份時,經過北海道的漁業關係者介紹認識的,
在札幌和朋友一起喝酒的聚會之中,山本也在場。他自稱「在東京經營著音樂事務所」,
山本是釧路出生,跟我同年,在高中時期是冰棍運動的特等生,
而我高中時代住在千歲時也是劍道的特等生,因此有了共通的話題。
在那之後,在東京也常互通MAIL,那時候還告訴我「可以當我家的新人女子團體製作人嗎?」
也曾拜託我幫忙演唱會或是作曲,所以一開始我真的看不出來這個人是黑道,
外表看起來胖胖的,口條也很溫和…

說到跟流氓的來往的話,在以前確實是有過,
小學時住在福岡的時候,我們以劍道五人組打敗日本第一的團體,
這之中的其中一個人後來加入了組織,但是我跟那個人並不是那種關係,
而是孩童時期同為戰友的良好關係,只是幾年前,那個人已經過世了
興奮劑這種東西我絕沒有碰過! 我一直是在”無菌狀態”裡面被養育長大的,

其實我所服用的是”安息香酸”的處方藥。2000年左右開始從醫院那裡得到的處方藥,
在寫詞的時候真的是幫了我不少的忙。
有時候真的很想睡,但不能睡的時候,吃一包藥,就能二~三個小時保持清醒。
我是那個時候 在六本木的醫院裡得到醫生的處方,一個月要去一次醫院拿藥覺得麻煩,
而且每次拿到的量都很少,很快就會吃完了。
有時候真的是趕不掉瞌睡蟲時,也會一次吃二包或三包。
去年夏天結束時,我跟山本聊到這個話題,山本說「如果是安息香酸的話,我可以拿到手」,
之後,有一天山本就帶著安息香酸當伴手禮到我家來給我,
雖然我並不知道他的來源是何處? 也因為山本能幫我拿到安息香酸,
二個月的藥劑我一個月吃完也沒關係,幫了我很大的忙。
我在札幌持有的房子山本也有來過,那時候也有聊到安息香酸的話題。
這是我所承認的唯一污點,也就是違反藥事法(非經醫院拿到處方藥),
不過,因為是醫院就能得到的處方藥,所以我也沒有什麼罪惡感,只是沒有每個月固定去醫院拿藥而已)

大概去年秋天我開始覺得懷疑,但是要當面問他「你是黑道成員嗎?」又太過失禮了,
所以沒辦法開口問。
有一天,山本提到了某個組織名稱「交藥給那個組織的時候,我們真的很辛苦啊」這類的骯髒話題。
我問他「我們? 所以你也加入組織了嗎?」,山本回應「加入了哦」
與黑社會的來往當然不行,所以我跟山本說「不好意思,我不能跟黑道人物往來,實在對不起」,
也因為這件事讓我對山本的印象開始變差了。 那是去年冬天到今年所發生的事,
仔細看的話,山本是沒有小指頭的,明明我跟他來往這麼長時間,卻在加入組織的話題上才發現這事。
這次我承認與暴力集團成員有所接洽一事,但是在我發現那時就開始對他有所否定,
這對山本來說,並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是今年一月左右的事了,山本帶著玻璃管來到我家,
告訴我「用這個服用安息香酸的話,可以減少藥量,對身體也不會有害」,
也是我漫不經心,心裡只想著人家專程拿來,我還拒絕不是太那個了。
我回:「真的嗎?」,一邊把安息香酸的粉末放入管中,然後燒一下,試著一口吸入。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幕被偷拍下來了。

在一月下旬開始到二月份,他寄了一張DVD給我。
同時傳了一封信給我「ASKA如此的無防備,我真想告訴演藝界的人啊」
還寫說是興奮劑,
我意識到如果我看DVD確認的話,不就表示承認,
所以我連看都沒看就拿剪刀把他剪碎丟掉了。
事實上,在拍了那個影片後,山本曾要求我「借我五千萬」,我回他「沒辦法借」,
山本回答「如果不借的話,我就對外說那是興奮劑喔」,
我回:「那些明明是安息香酸」,山本:「但我說是興奮劑的話,大家都會相信的哦」,但我仍是堅定拒絕,
後來山本則改口要借三千萬就好。

如果看了影片的話,應該就能知道那不是興奮劑吧。
安息香酸是粉末狀,我上網查了興奮劑,是結晶狀的。
只是安息香酸放在玻璃管中燒過後,就出現了柔柔的氣體,
一口吸下去後,因為安息香酸本來就是口服藥,燒過有種噁心的感覺,噁~之下,一口就不再吸了。

社長看到影片時,確實也驚訝的說「這是興奮劑吧」,我:「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事實真相不是這樣」,
但是社長說「不管是任何人看到這畫面,都會誤認…」,
但因為我想如果山本堅稱這是興奮劑的話,那藥頭就是山本自己,他應該不會把事情檯面上化吧。
想到這裡,當初拍這個影片的時候,山本一邊拿著玻璃管推荐我這種服用方法時,嘴上說著「那就不要再用那個了」,我當時以為山本是說安息香酸,現在想來,應該是故意在影片裡影射毒品,設下圈套的吧

山本告訴我「我要四處廣傳這個影片哦,這樣的話你應該會很困擾吧」
在那之後,山本還告訴我「事實上我挪用組織五千萬元,可能我會被殺掉也不一定」
與山本最後一次會面是五月份,山本傳來的MAIL「你這傢伙,是無視我嗎」,
二個人約在東京的飲食店裡吃了一次飯。

是我先開的口,「真是糟糕,我跟CHAGE提到被你脅迫金錢的事,CHAGE很火大的要我不要再跟你這種傢伙來往,
還跟我打了一架,二個人都頭破血流」,

當然這是一句玩笑話,吃飯時間約莫一個半小時,席間仍是要求我借錢給他,我依然堅定的拒絕了。
一開始我連提告文都撰寫好了,但是為了錢的事告人,好像有點丟臉。
加上我想趕快忘記這件事情。另外山本從來沒有提到「”給”我錢」,而是「”借”我錢」不能算上恐嚇罪吧。
山本也不是那麼令人憎恨的人,在他的生命受到危險時,能借錢的也只有我一個吧。
我也無法把他看做是一個極惡的人。五月左右,他借的金額又有所下降,從最初的五千萬變成三千萬。
如果山本是說「如果不借我的話,你的家人就…」,就會算是完全的脅迫了。
但只有一次,山本是寫「如果你不借我的話,你會很困擾」,是唯一的威脅字眼。

之後,山本的MAIL寫到「我被組織的人發現,被押送回北海道」,
現在山本的狀況我完全不知道,也因為這個狀況,我也就沒有提起民事或刑事的告訴。
不管是禁藥還是大麻還是海洛英,我一次都沒有吸食過。
事實上我在海外演唱會的時候,藥物的傳言或女性關係的傳言就出來了,我是那裡得罪人了呢
但是,什麼時候來搜索我家都沒有問題,之前在倫敦錄音室時,就有工程師拿毒品過來「ASKA,要吸嗎?」,
我都嚴正拒絕了,從事這個工作以來,常有人問我「你有吸嗎?」或是「你沒辦法取得的管道嗎?」,
但是,我真的是在”無菌狀態”之下養育而成的。

之前某寫真週刊寫到,提供我毒品三年間的藥頭證言,
那篇報導真的讓我大吃了一驚。
上面說我從山本這裡一個月買30克的興奮劑,再從那個黑道那裡買一個月10克的,合計一個月40克的興奮劑注射。
這次我特別上網查了一下興奮劑的用量,一個月5公克/6公克已經很危險了,40克的話應該早就死了吧

在那篇報導出來後,討論「要告週刊文春嗎?」時,大家都認為一定會贏的。
但是費時又費力,加上就算打贏也要支付一百萬,二百萬,然後在報紙的一小角刊登更正聲明,
比起這樣的事,我更想把時間用在創作音樂上。這就是停止提起對文春訴訟的原因。因為,雙方都是被害者(被騙),
與其擴大事態,我更希望用音樂來決勝負。

完全沒有警察與我連繫,就算來的話也沒問題,
我會先跟警察先生打招呼「你好」,
事情始末我都可以完全交代,頭髮或是什麼樣的調查我都可以配合。
生病當時的血壓飆破200,現在也降到120左右了,
現在也不用吃醫院開的藥,安息香酸也不用服用了,
跟大量生產「SAY YES」曲子時的感覺很像。

chasti
CA親衛隊員
CA親衛隊員
文章: 127
註冊時間: 2002-12-10 12:50 am
來自: 台北

Re: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2

文章 chasti » 2013-10-13 11:51 am

先謝謝Kaoru桑,讓我們了解完整的事件
看到這樣,只能說媒體殺人
一般大眾只能從新聞媒體的管道得知消息
可是其真實性卻都常常會有疑問,但我們又只能從這方面了解
導致有時可能是真的,但卻也常常是無中生有
可是一但這種影射性.負面消息出來了,縱然實際那是沒有發生過的
人們就會說:看,我就知道,他就是那種人,我就覺得很可疑之類的
一旦形成之後,就算後來有澄清的新聞出來了
但往往也沒那麼注意了
可怕的是,之後如果有陸陸續續這樣的消息出來後
絕多數人就會認定這是事實,縱然是清白的,你也像是有汙點似的,洗不清了
三人成虎,真的很可怕
連我自己,看到最近這樣的消息一直出來,都會覺得"不會吧.."這樣的想法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感想
時間,一直不斷的流逝
記憶,總是不斷的更改
然而,有些事是絕不會忘的

Kaoru
CA共和國元老
CA共和國元老
文章: 1058
註冊時間: 2002-12-02 12:13 am

Re: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3

文章 Kaoru » 2013-10-14 10:21 am

chasti 寫:先謝謝Kaoru桑,讓我們了解完整的事件
看到這樣,只能說媒體殺人
一般大眾只能從新聞媒體的管道得知消息
可是其真實性卻都常常會有疑問,但我們又只能從這方面了解
導致有時可能是真的,但卻也常常是無中生有
可是一但這種影射性.負面消息出來了,縱然實際那是沒有發生過的
人們就會說:看,我就知道,他就是那種人,我就覺得很可疑之類的
一旦形成之後,就算後來有澄清的新聞出來了
但往往也沒那麼注意了
可怕的是,之後如果有陸陸續續這樣的消息出來後
絕多數人就會認定這是事實,縱然是清白的,你也像是有汙點似的,洗不清了
三人成虎,真的很可怕
連我自己,看到最近這樣的消息一直出來,都會覺得"不會吧.."這樣的想法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感想
霉體妓者

不意外

fangjoe24
潛水會員
潛水會員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3-08-06 02:49 pm
暱稱: fangjoe

Re: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4

文章 fangjoe24 » 2013-10-14 08:04 pm

看完真的是覺得aska涉世未深~這也證明了為什麼藝人經常傳出被騙的消息來~只能說:防人之心還是不可無的 :neutral:

asukajack
榮譽會員
榮譽會員
文章: 60
註冊時間: 2004-03-18 04:22 pm
聯繫:

Re: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5

文章 asukajack » 2013-10-18 12:11 am

這就是江湖~~

keico
潛水會員
潛水會員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07-09-02 03:59 pm
來自: 台灣
聯繫:

Re: [翻譯] 一連串事件始末的翻譯

#6

文章 keico » 2013-11-17 05:52 pm

好久沒上來這裡了,前一陣子看到電視上的跑馬燈說ASKA吸毒的新聞,我心想怎麼可能?演藝圈是個大染缸,藝人吸毒事件在國內或國外都有發生過,不過ASKA吸毒另我很難相信,他也許是被陷害或誘惑吧。媒體本來就是這麼嗜血,報導公正客觀的記者也不多。

回覆文章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